绒粒

拿着手机望向窗外的时候,我想我应该把这部手机从六楼扔下去,把iPad扔下去,把那些毫无意义喋喋不休充斥着陈词滥调的课本扔下去,然后再把自己扔下去,于是世界就此安静了。


2015-05-09

14.11.11

其实这几天真是没什么好写的。蹲在寝室里,拖延,收拾东西,买东西。

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觉得特别的忙,两篇feature的作业真是要折腾死了。一再告诫自己,并不能抱有什么优越感,我并不是多么有天赋和能力的人。其他人没努力去做,可能只是因为他们不感兴趣,而非他们没有理想。

打算制定的计划,发给别人的文章,通通都没有做,真是欠了一堆的债。而英语和法语……更没脸提了。只好先把急事做完,再一点点来逼迫自己。


2014-11-12 #随笔
2014-09-30

敬启

       在编辑自己首页的时候,又听到“文学少年の憂鬱””这首歌,之前曾经写过一篇不成文的短篇,就是以那首歌的歌词开头的:

「敬启 我会 像你那般模样 
总有天会在哪里 命尽而死去的对吧」 

       那篇文章只有个开头和结尾,中间情节要怎么发展,我是毫无头绪。这学期零零散散写的几篇小说——如果能称得上是小说的话——都不太像样,有些只能算是大纲。不过总算是重新开始写东西了。

       在这里的话,应该会放一些零散的随笔,还有翻译。碰到好的文章,总归是希望能够与其他人分享的,而长段的英语会让他人读不下去吧。另外自己也想练练手。

2014-07-02

© 绒粒 | Powered by LOFTER